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 > 经验分享 > 恋爱让人与人之间是怎样越来越亲密的?
恋爱让人与人之间是怎样越来越亲密的?
2016/11/3 11:21:00   作者:飲儘丗俗   人气:403次  评论(0)
所属标签: 恋爱经验 

 如果你跟我一样,在别人都只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就开始思考人生,那么可能跟我一样,有一个问题你应该思考了很久:“我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或者说“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意义到底是什么?”

 

blob.png


 当然也许寻找意义本身就是我们活着的意义,但我还是很想要一个比它更能说服自己的答案。

 

 不过我跟你一样,只是这个不断流动的生命长河中一朵小小的浪花。所以我既没有比你睿智,也没有比你更懂得,反而多年的经历让我渐渐明白:我真的不懂什么。

 

 可是有一件事情我特别明白:这个世界上,我只能成为一种专家:我生命的专家。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我,也不可能有人比我陪伴自己的时间还多。于是带着这样的信念,我开始在20岁出头的年纪,去倾听我之间从来没有倾听过的内心的声音(inner voice)。

 

 然后我听到一个声音告诉我:去跟这个世界建立最深刻的连接,并让它给你生命力。

 

 后来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里,我参加了一个曼陀罗绘画小组。指导老师带领着我们画“自己的生命logo”。说起来很有趣,我在圆中(曼陀罗都是在圆里作画)画了一朵绽放的花朵,而这个花朵跟外面的一圈点连接在一起。当老师问道这个logo对自己的含义时,我脱口而出的,竟然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跟这个世界的连接(经常发现自己只有说出来了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可是要怎么连接呢?我也一度特别困惑。

 

 但渐渐在正念训练(可以最简单粗暴的理解成一种完全参与自己生命的生活方式和生存哲学),好像又有一个声音渐渐清晰:用爱跟这个世界建立连接。

 

 当时我自己甚至都可以同时听到头脑中另一个讽刺的声音说:“Joy, 你要不要这么鸡汤啊?爱?”

 

 然后就开始了我从2013年以来成为一个更有爱的人(be a loving person)的目标。

 

 成为一个有爱的人 (Be a loving person)

 

 从2013年开始,我把成为一个更有爱的人正式的写在了一个厚厚的用梵高的画作为封面的绘本上。然后默默对自己说:从现在开始,我要修炼自己爱的能力。

 

 很有趣的是,大多数都在寻找如何让自己变得更容易被别人“爱上”,我却在寻找如何让自己更好的爱别人。

 

 当然对于如何成为一个更有爱的人这个课题,我没有任何思路。但因为我最擅长的就是学习新东西,所以我选择了用阅读的方式来成为一个更有爱的人。

 

 我知道此刻你一定在偷笑:通过看书来成为一个更有爱的人,不就像想学会游泳,却从来不下水一样可笑吗?

 

 但当时的我除了求助于智者以外,真的想不出更好的方式了。也许谈恋爱能让我们成为一个更有爱的人,但如果真的是恋爱就够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在经历了多次恋爱之后仍然学不会去爱别人?也许伴侣和家长的角色可以帮助我们更有爱,但为什么有那么多孩子和伴侣在家庭中受到深深的伤害?

 

 仅仅是进入到某种角色当中是不够的:进入到一个需要我们运用爱的能力的角色中,却没有爱的能力,就好像是跳入水中想去游泳,却不会任何的泳姿一样。爱,跟所有其他的能力一样,是需要学习和修炼的。

 

 于是我开始大量阅读,比如Erich Fromm的“爱的艺术”(The art of loving), Barbara Fredrickson的Love 2.0,Gary Chapman的“爱的五种语言”(The five love languages),David Schnarch的Passionate Marriage(激情的婚姻),Nathaniel Branden的罗曼蒂克心理学(The psychology of romantic love), Sharon Salzberg的Loving-kindness(慈心禅)等等。

 

 我慢慢发现爱真的像肌肉一样可以被练习,比如每天抽出一点时间去做慈心禅的冥想练习。但这些东西又好像远远不够,因为慈心禅是让我们的心保持开放的状态,做好准备去跟别人建立连接,而我仍旧不知道在真正的互动中,如何能够建立起我内心深处渴望的那种深刻的连接。

 

 爱是从耳朵到心的连接 (Love is the connection from ears to heart)

 

 直到有一个天我意识到:真正的连接,从倾听开始。

 

 从前的我真的不是一个好的倾听者:我时常打断别人的发言,在聆听有趣故事的时候常常兴奋的想插入自己的故事,聆听觉得“无聊”的故事时常常走神(甚至可以注视着对方的眼睛走神),别人说话时时常想自己下一句该说什么,在心里默默评判(或者出声的评判)对方,还经常自鸣得意的给别人提一些自以为是的建议。

 

 我们都好像在听,但却没有让一个字,跟我们的心连接在一起。

 

 因为那些文字和故事是那么遥远,所以我们在自己世界的一头,遥望别人世界的另一头,然后感叹彼此不属于同在一个世界;反过来,对方也没有让我们的故事和他们的心连接起来,他们和我们,彼此原地不动的站着,然后我们开始感慨“没有人懂我”。

 

 但非常幸运的,我遇到了咨询,那一刻开始我才慢慢懂得了什么叫做真正的聆听。后来我发现其实关于如何成为更有爱的人的答案,已经在倾听里渐渐清晰:当我们放下自己的成见,预设和对结果的预期,当我们全心全意的聆听对方的故事,当我们带着好奇和关切去询问对方的故事,当我们放下所有之前的知识抱着一颗什么都不知道的心去探索对方的世界时,我们其实完成了从耳朵到心的连接。

 

 这样的倾听,会让对方真正的被看见,而还有什么比真正被人看见更让人有被爱的感觉呢?

 

 爱是从耳朵到心的连接。当我们在面对自己的伴侣,孩子,家人,朋友以及周围的一切人时,能够像第一次认识这个人一样,不假设,不评判,不预设,没有预期的用心聆听时,我们就能够从自己的世界里出来,走到他们的世界里。

 

 可问题又来了:这些东西听起来都是那么好,但是我要如何做到?

 

 让我跳进你的眼泪池子里 (Let me jump into your pool of tears)

 

 这是我学习后现代治疗方式(postmodern therapy)里的最大收获。虽然它看似是对咨询的一种态度,但更多的却是我们对整个世界和人性的态度。

 

 说真的,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成为一个好的咨询师。我甚至在对咨询有误解时一度在怀疑自己:我这么感性,甚至会在来访者讲述故事的时候流泪,怎么可能做到冷静的分析,怎么可能做到在听到来访者动情的讲述时不为之动容?(当然这完全是我当时对于精神分析 (psychoanalysis) 或者是CBT(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的误解,跟灵魂打交道的职业,怎么可能不跟灵魂一起共舞呢?)

 

 同时我还在困惑:因为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专家,也越来越对自己去为别人的生活出谋划策这件事情感到深深的不安,毕竟我怎么可能比来访者更了解他/她最想要的人生呢?而在咨询当中所谓的引导,又怎么能去分辨到底是我想让来访者走的方向,还是他/她自己真正想走的方向?

 

 幸好,真的幸好,我发现了另一种生活方式和对人性的态度。

 

 原来我不用那么冷静,也不用明明在被你的故事深深打动时还拼命的抑制住自己的眼泪;原来我不用时时刻刻都“假装”自己是专家,在对你提出的我无法解答的困惑面前觉得无所适从,因为我完全可以跟你一起探索;原来我也不用去带领你什么,因为你才是自己生命之船的舵手,应该由你来带领我去探索你最想走的路;最后我也不需要用任何让我不安的理论去把你丰富而充盈的经历标签化,因为我对你的世界一无所知,你才是帮助我了解你的世界的老师,而我只是你谦卑的学徒。

 

 当我明白了这些之后,我的心彻底释然了:原来我只需要跟你在一起,作你旅途中的伙伴,让你成为我了解你世界的老师,让你带领我去你世界的任何你想探索的地方,甚至在你需要的时候,跟你一起在你的眼泪池子里游泳。

 

 然后我又突然发现:这不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爱的答案吗?

 

 如果说爱是一种真正“看见”对方的行为,是一种用对方的眼睛看这个世界的共鸣,是一场行李中只有好奇欣赏和赞叹去探索对方世界的旅行,那么我想这就是我要的答案:跟你一起,与你同在,在你流泪的时候,跟你一起跳进你的眼泪的池子里。

 

 这是一场不会停止的学习,

 

 是一段充满未知的旅程,

 

 是一个不断更丰盛的故事,

 

 是我跟你建立对我来说最深刻连接的,

 

 爱的礼物。

 

 我还刚刚开始上路,你愿意带领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