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子商务 > 跨境电商一步跨入“红海” 供应链成“生死线”
跨境电商一步跨入“红海” 供应链成“生死线”
2016-4-12 11:51:00   作者:风决定了蒲公英的命运   人气:269次  评论(0)
所属标签: 跨境电商 

 4月8日,星期五,风头正盛的跨境电商各平台迎来转折点。曾跻身一线跨境电商平台的蜜淘网上,过去吸引消费者疯抢的“黑色星期五”销声匿迹,整个网站处于半瘫痪状态。

 

跨境电商一步跨入“红海” 供应链成“生死线”

 与此同时,为应对跨境电商进口税政落地,云猴全球购、华润E万家、网易考拉等平台,无一例外的推出包税促销活动,火爆拉粉。

 

 就在前一天,4月7日,财政部等11部门公布了《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今后只有清单上的商品按照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的新税制来进口,清单之外商品仍执行一般贸易税收政策或行邮税政策。

 

 至此,跨境电商进口行业正式走出行业试点红利期,统一纳入进口贸易统一监管中。

 

 “如果蜜淘真倒闭了,跟跨境电商进口税新政并没有直接关系,但很明显,在新政的市场规则和环境下,蜜淘的经营模式肯定无法存续。” 中投顾问零售行业研究员杜岩宏分析认为,“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平台被淘汰。”

 

 倒在新政前夜

 

 打开蜜淘网页,在最前端的二级目录“韩国膜界药妆品牌”栏中,再也无法点击进入商品页,同样,其他二级目录网页也都处于瘫痪状态。

 

 同时,蜜淘网站此前的“服饰鞋包”、“食品保健”、“母婴童装”、“明星爆款”、“美容整形”、“数码百货”、“免税自营店”七个子频道均消失。

 

 记者联系蜜淘员工了解到,去年10月开始,蜜淘持续裁员,直到在今年年前,蜜淘解散了最后剩下的几十位员工,所有人补贴1个月工资。

 

 今年开始,蜜淘官方微信和微博没再更新,蜜淘在郑州保税区的仓库很大一部分已转手给了另一家跨境电商Need。

 

 此外,一位蜜淘的供应商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该供应商在2015年最后一个“黑色星期五”之后,便停止为蜜淘供货。

 

 种种迹象表明,这家曾因低价特卖而风靡一时的跨境电商平台早已难以为继,退出了市场。

 

 但蜜淘并没有正面回复记者采访邮件,也未向公众发布过任何声明。蜜淘创始人谢文斌出身于阿里巴巴,曾负责天猫的无线产品工作。2013年10月自主创业成立背篓科技,并拿到了福建老乡蔡文胜的100万元投资,旗下的蜜淘网于2014年3月上线。

 

 2014年7月,蜜淘网获经纬创投千万美元A轮融资。此后,蜜淘网开始大手笔铺开业务,切入上游供应链,逐步向B2C转型,推出限时特卖服务,挑起行业价格战。

 

 由于大部门业务转为平台自营,转型后蜜淘需要有自己的商务拓展和采购部门,同时需要大额融资应对库存带来的品类管理和资金压力。

 

 同年11月,蜜淘网获得由祥峰投资领投,晨兴资本、景林投资、经纬创投跟投的3000万美元B轮融资。此轮融资后,蜜淘的估值超过1亿美元。

 

 此时,蜜淘累计发出包裹接近20万个,客户端激活用户接近100万,月销售流水已突破1000万元,团队人员也从最初的6人发展到了近60人。谢文斌当时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之后将着力进行团队建设、品牌推广、扩大市场份额并探索物流与仓储建设。

 

 此后,蜜淘进入高速烧钱期。该平台首创“黑色星期五”特卖节。据蜜淘前员工介绍,一次“黑色星期五”的平均营销费用大概在2000万左右,这样的特卖日一直持续到去年底。

 

 “蜜淘的经营策略不具有可持续性,尤其是在跨境电商领域。” 杜岩宏说,“传统电商可以通过频繁打折促销来帮国内厂商消化库存,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获得整个供应链的支持,而跨境电商是不可能获得这个资源的,全部要消耗平台资金和资源,且国外厂商库存率较低,物流周期长,频繁打折反而容易出现大规模断货问题。”

 

 新政下的淘汰规则

 

 在过去两年,跨境电商平台推出价格战的不仅只有蜜淘。云猴全球购平台董事长王填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云猴全球购在2015年8月份,为了推出英国进口牛奶,曾在长沙及其周边城市向数千名消费者免费赠饮,仅该一个产品在入市之际就纯投入10万元的市场费用。

 

 3月底,财政部、海关总署、国家税务总局三部委公布,我国将自4月8日起实施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新政策,并调整行邮税政策。

 

 按照新的税制,取消50元以下的行邮税免费,跨境电商单次交易限值为2000元,同时设置个人年度交易限值为20000元。在限值以内的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关税税率暂设为0,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取消免征税额,暂按法定应纳税额的70%征收;超过单次限值、累加后超过个人年度限值的交易,以及完税价格超过2000元限制的单个不分割商品,均按照一般贸易方式全额征税。

 

 这意味着,消费者购买的大量低价商品即使是限额以内,也要多交11.9%的税。尤其是曾经备受各个平台推崇的100元以下的化妆品,100元以内的进口食品,500元以内的奶粉和纸尿裤等商品,都将面临购买成本上升。

 

 从4月4日凌晨起,云猴全球购打造税改前最后一次四天四夜的免SHUI狂欢节,主要针对上述税改后将增加购买成本的商品。

 

 同样的购物促销活动也出现在华润E万家、天虹全球购、网易考拉等平台。

 

 “在平台早期肯定是要烧钱的,云猴全球购在上线后的三个月时间,价格都是与采购价持平的,由平台贴补邮寄费。”王填说,“跨境电商免税时代结束,跨境电商面临新一轮洗牌。后期消费群逐步稳定后,商品逐步保证微利,这需要依赖于销售量的增长和供应链成本的下降。”

 

 据王填介绍,目前步步高云猴全球购把采购能力已经延伸到了海外并设置了6个海外分公司,让云猴能直接参与货源组织、物流仓储等买卖流程。

 

 王填认为,跨境电商进口行业竞争激烈,已经进入红海时代,平台及商家供应链能力成为未来优胜劣汰的核心法则,供应链能力强的企业,拥有越来越多的商品资源、越来越低的采购成本,也就会拥有越来越忠实的消费群体,进入良性循环,发展壮大。

 

 对此,天猫国际总经理刘鹏也对21世纪经济报记者表示,新的跨境电商进口税制的实施,开启了全球品牌高地时代,全球品牌直供对所有跨境电商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议题。


推荐阅读
  一天,迷茫的陈年找雷军喝酒。饭桌上,雷军直言不讳地问:你生产的产品,你自己用么?陈年的脸一下就红了,因为当时他穿的是nike,全身没有一件凡客。临走时,雷军说:盲目扩张是上个世纪的做法,你应该学习